這一雙鞋,我是2010年在美國買的,因為店裡的存貨不多,而且已經尺碼不全了,所以價格不到20美元。

  穿到今年,鞋底的止滑凹槽都被我磨平了,右腳的側邊也開了綻,卻依然鞋模鞋樣、不失本色;難怪timberland又稱「踢不爛」,還真是有一套。

  我知道不會有人趴在地上看我的鞋,所以我原本打算繼續這麼穿下去的,但上一次的下雨天讓我打消了念頭,因為開綻的地方會進水,走在濕滑的路面上,也彷彿像是在溜冰了,所以回到家就束之高閣。

  要丟了嗎?實在有些不忍割捨呢,它們跟我廝磨了六年,都已經和我的腳型嚴絲合縫、凹凸接榫了,即使是訂做的鞋,都不會像它們這樣恰如我意吧。

  我知道timberland提供修鞋的服務,所以專程跑了一趟專賣店,但得到的答覆很令我氣餒:「真是對不起了,大哥,這種鞋款,我們老早就停產了,不是不肯幫你修,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鞋底給你換啊!」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絕對音感」(Absolute Pitch or Perfect Pitch),是對實際音高的敏銳感受能力。具備這種能力的人,別人隨便在鋼琴上彈出一個音,他就說得出它的音名;別人隨便說出一個音名,他就知道它的音高。

  具備這種能力的人,我也認識好幾位,不過我特別想要提一提她。她是我的軍中排長的阿姨;我服兵役的時候,她正在西門町的歌廳裡駐唱。如果樂隊老師忘記帶調音笛,也不用擔心,只要以她唱的音為準、就可以給樂器調音了。

  但她並不以這種能力自抬身價,也不拿翹爭排名,唱唱開場、唱唱配角,唱唱墊檔都行,從不推辭,所以歌廳的老闆一直願意聘用她。

  沒輪到她上場的時候,她會在舞台旁邊觀摩別人演唱,特別愛觀摩當時正紅的女歌星;通常聽過幾遍之後,她就能模仿對方的音色,而且唱腔、韻味也學得很到位。

  老闆發現她有這一項絕活兒之後,只要有大牌女歌星當天的狀況不佳時,就讓她在幕後幫著代唱,還真是幾可亂真;也固定安排了一段模仿秀,由她擔綱演出。遺憾的是,她始終沒機會到歌壇去闖一闖,我以為是她的年紀已經不小了,如果不濃妝豔抹,都很難遮得住老態了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學戲劇的,卻不往影劇圈發展,豈不是白學了嗎?」這種話,我一概不予置評,頂多看在交情的份上,不嗤之以鼻就是了。丁浩就是文化大學戲劇系畢業的,他之前在餐飲店站櫃檯,目前在眼鏡行當門市;他知道所到之處都可以是他的舞台,上門的顧客都可以是他的觀眾。

  賣什麼、就吆喝什麼。對丁浩來說,這就是台詞,儘管內容可能不合他意,但是只要粉墨登場了,他就會照著劇本唸這一段台詞,還要把表情、身段都做足了,走位、台風也不會忽略。我愛逛街,愛看琳琅滿目的商品,也見過許多不情願當店員的店員,我覺得他們都該去修「表演」學分。

  即使撇開店員不談,我隨便上街走一走,也會知道很多人沒有修過「表演」學分,所以披上了龍袍都不像太子。他們穿高跟鞋、和他們穿夾腳拖的走路方式是一樣的,他們揹皮包、和他們揹書包的模樣是一樣的,他們開汽車、和他們騎機車的習慣是一樣的,他們在公眾場合、和他們在家裡的姿態是一樣的,他們逛精品店、和他們逛夜市的方法還是一樣的。

  我認為,他們在工作崗位上依然像掌上明珠,他們討論年度策略、和他們討論年度旅遊的心情也會是一樣的。不只舉一反三,甚至絕對可以舉一反十,只是會把「一」給忘光了。

  也有一些人,我猜他們修過「表演」學分,可是中途輟學了,沒有學會卸妝。所以,他們在老朋友的面前依然像上司,他們回到家裡依然像強人;跟他們聊天像是在聽訓話,跟他們出遊像是跟著教官,順路載他們一程,我更會誤以為我是開計程車的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我的台語始終沒好好學過,台語的俗諺也所知有限,印象比較深的是「江湖一點訣,說穿沒價值」。通常在我向高手討教撇步(訣竅)的時候,他們會用這一句俗諺來回答我。

  江湖一點訣的「訣」,說的應該就是「訣竅」、就是成功的關鍵,怎麼會沒價值呢?我以前是想不通的,現在倒是矇懞懂懂的摸索出一個大概,但還需要請熟諳台語的人不吝賜教。

  我認為這一點訣不是學問,而是經驗,若有高人指點,其實一點就通。高人不肯指點的原因,應該是對方並不一定會感激,反而會說:「這也太簡單了吧!我還以為你會有什麼高招呢。」所以說穿沒價值。

  如果沒有高人指點,只靠自己苦思,這一點訣可能三年五載都想不出來;但一旦想出來了,對於能力提升絕對大有幫助。這更是高人不肯指點的原因。

  我會這樣認為,又是因為一個故事: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影片編製: 王澄宇
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誠哥今晚喝多了,我們聊起那些已經「回不去了」的童年往事,他竟然說著說著就哭了。

  關於童年往事,誠哥對於他們村中的小吃攤印象最深刻。它們就聚集在市場前那一塊無人管理的空地上,看似雜亂無章的散佈著,但是各攤位本來在哪裡的、就一直都在那裡,它的前後左右「鄰居」也從未換過。所以誠哥說他即使閉著眼睛都不會走錯。

  各家小吃攤的老闆也很有意思,幾乎都只賣他拿手的那一種東西。所以如果想吃牛肉湯餃加滷味、拌黃瓜,就要分別跟餃子攤、麵攤、滷味攤、涼菜攤叫菜。也不麻煩,只要坐定了喊兩聲,東西就送來了。

  飯後若想來一碗剉冰或豆花,也不必離座,同樣是坐定了喊兩聲,東西就送來了。至於為什麼都是只賣一種東西?他們跟誠哥說過:「這樣大家就都有生意做、都有錢賺,不是很好嗎?」

  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,各家小吃攤老闆的交情都非常好。誠哥還記得那一天米粉攤老闆娶媳婦,娶的是刈包攤老闆的妹妹,當晚各家老闆生意照做,但都不收錢了,就在那一塊空地上擺流水席,誠哥他們全村的人都去了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今天下午的同學會上──

有人:老闆不讓我走,我想退休都不行呢。

我:哇~,你厲害!

有人:我總共賺了30間房,現在每天都收房租。

我:哇~,你厲害!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Apr 04 Wed 2018 01:18
  • 大傻

大傻:什麼?讓我當總經理?你們開什麼玩笑!

他們:你形象好,做事又穩當,當然是你做總經理。

大傻:我對營運懂個屁啊!

他們:我們懂就好啦,該怎麼做,我們會教你。

大傻:不行不行!一想到我就怕,腿都軟了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今天看到我的高中同學po了一個故事──

有兩人在討論「花木蘭從軍」。有一位說: 「同營12年,日日夜夜都跟一群男人常相左右,怎麼可能沒有人發現花木蘭是女的?一定早就被揭發了。」

另一位說:「你認為會有人捨得去揭發嗎?」

  我很訝異,因為這就是我們高中時討論過的話題,莫非這一位同學當時不在場?

  我也記得當時正好教官路過,我們還請教教官:這種事情在軍中有可能發生嗎?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:嗄!這樣不好吧?

他:哪兒不好了?

我:太前衛了,老師不會同意的。

他:就是要讓那個老古板開開眼界。

我:搞不好還要記過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