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雙鞋,我是2010年在美國買的,因為店裡的存貨不多,而且已經尺碼不全了,所以價格不到20美元。

  穿到今年,鞋底的止滑凹槽都被我磨平了,右腳的側邊也開了綻,卻依然鞋模鞋樣、不失本色;難怪timberland又稱「踢不爛」,還真是有一套。

  我知道不會有人趴在地上看我的鞋,所以我原本打算繼續這麼穿下去的,但上一次的下雨天讓我打消了念頭,因為開綻的地方會進水,走在濕滑的路面上,也彷彿像是在溜冰了,所以回到家就束之高閣。

  要丟了嗎?實在有些不忍割捨呢,它們跟我廝磨了六年,都已經和我的腳型嚴絲合縫、凹凸接榫了,即使是訂做的鞋,都不會像它們這樣恰如我意吧。

  我知道timberland提供修鞋的服務,所以專程跑了一趟專賣店,但得到的答覆很令我氣餒:「真是對不起了,大哥,這種鞋款,我們老早就停產了,不是不肯幫你修,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鞋底給你換啊!」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絕對音感」(Absolute Pitch or Perfect Pitch),是對實際音高的敏銳感受能力。具備這種能力的人,別人隨便在鋼琴上彈出一個音,他就說得出它的音名;別人隨便說出一個音名,他就知道它的音高。

  具備這種能力的人,我也認識好幾位,不過我特別想要提一提她。她是我的軍中排長的阿姨;我服兵役的時候,她正在西門町的歌廳裡駐唱。如果樂隊老師忘記帶調音笛,也不用擔心,只要以她唱的音為準、就可以給樂器調音了。

  但她並不以這種能力自抬身價,也不拿翹爭排名,唱唱開場、唱唱配角,唱唱墊檔都行,從不推辭,所以歌廳的老闆一直願意聘用她。

  沒輪到她上場的時候,她會在舞台旁邊觀摩別人演唱,特別愛觀摩當時正紅的女歌星;通常聽過幾遍之後,她就能模仿對方的音色,而且唱腔、韻味也學得很到位。

  老闆發現她有這一項絕活兒之後,只要有大牌女歌星當天的狀況不佳時,就讓她在幕後幫著代唱,還真是幾可亂真;也固定安排了一段模仿秀,由她擔綱演出。遺憾的是,她始終沒機會到歌壇去闖一闖,我以為是她的年紀已經不小了,如果不濃妝豔抹,都很難遮得住老態了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學戲劇的,卻不往影劇圈發展,豈不是白學了嗎?」這種話,我一概不予置評,頂多看在交情的份上,不嗤之以鼻就是了。丁浩就是文化大學戲劇系畢業的,他之前在餐飲店站櫃檯,目前在眼鏡行當門市;他知道所到之處都可以是他的舞台,上門的顧客都可以是他的觀眾。

  賣什麼、就吆喝什麼。對丁浩來說,這就是台詞,儘管內容可能不合他意,但是只要粉墨登場了,他就會照著劇本唸這一段台詞,還要把表情、身段都做足了,走位、台風也不會忽略。我愛逛街,愛看琳琅滿目的商品,也見過許多不情願當店員的店員,我覺得他們都該去修「表演」學分。

  即使撇開店員不談,我隨便上街走一走,也會知道很多人沒有修過「表演」學分,所以披上了龍袍都不像太子。他們穿高跟鞋、和他們穿夾腳拖的走路方式是一樣的,他們揹皮包、和他們揹書包的模樣是一樣的,他們開汽車、和他們騎機車的習慣是一樣的,他們在公眾場合、和他們在家裡的姿態是一樣的,他們逛精品店、和他們逛夜市的方法還是一樣的。

  我認為,他們在工作崗位上依然像掌上明珠,他們討論年度策略、和他們討論年度旅遊的心情也會是一樣的。不只舉一反三,甚至絕對可以舉一反十,只是會把「一」給忘光了。

  也有一些人,我猜他們修過「表演」學分,可是中途輟學了,沒有學會卸妝。所以,他們在老朋友的面前依然像上司,他們回到家裡依然像強人;跟他們聊天像是在聽訓話,跟他們出遊像是跟著教官,順路載他們一程,我更會誤以為我是開計程車的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日前看到YAMAHA機車的一句廣告詞:沒有追不到的學姊。著實令我耳目一新,原來我離開校園34年之後,已經滄海桑田、風水輪流轉了;我當學生的時候,並不流行學弟追學姊。

  當年我也有過嫵媚動人的學姊,自己系上的,別的系上的,都有,但是我並沒有動過「追學姊」的念頭,注意力只放在學妹身上。追學妹是理所當然的,學姊卻只可遠觀、不可近褻;而且學姊有學長,所以她的學長才有資格追她。可恨的是,那些學長竟然會端著碗又看著鍋、來跟我搶學妹,我也拿他沒輒,因為我的學妹同樣也是他的學妹。

  女生,尤其是大學的女生,當年的校園裡還流傳過這樣的俚語──大一嬌,大二俏.大三拉警報,大四沒人要。似乎更助長了「追學妹、不追學姊」的風氣,也不知道這句俚語是誰想出來的。

  當年也風行開聯誼舞會,所以比這更缺德的俚語,還有──

大一女生是橄欖球(被大家搶著抱)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我的台語始終沒好好學過,台語的俗諺也所知有限,印象比較深的是「江湖一點訣,說穿沒價值」。通常在我向高手討教撇步(訣竅)的時候,他們會用這一句俗諺來回答我。

  江湖一點訣的「訣」,說的應該就是「訣竅」、就是成功的關鍵,怎麼會沒價值呢?我以前是想不通的,現在倒是矇懞懂懂的摸索出一個大概,但還需要請熟諳台語的人不吝賜教。

  我認為這一點訣不是學問,而是經驗,若有高人指點,其實一點就通。高人不肯指點的原因,應該是對方並不一定會感激,反而會說:「這也太簡單了吧!我還以為你會有什麼高招呢。」所以說穿沒價值。

  如果沒有高人指點,只靠自己苦思,這一點訣可能三年五載都想不出來;但一旦想出來了,對於能力提升絕對大有幫助。這更是高人不肯指點的原因。

  我會這樣認為,又是因為一個故事: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影片編製: 王澄宇
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Sep 15 Sat 2018 02:57
  • 張帝

  吳爺說過這事:張帝的父親是醫生,也期望他子承父業。可是張帝卻棄醫從歌,轉往演藝界發展了。

  剛出道時,張帝在歌廳裡駐唱。由於當時還是俊男美女當紅,所以他只能唱唱開場、墊檔,賓客們也沒在意他唱了什麼歌。

  有一天,歌廳老闆要他代為向客人宣達:沒帶身分證的人必須在12點鐘之前回家。他靈機一動,就把要宣達的內容編成歌詞、唱出來了,竟然掌聲不絕,張帝也從此開創了即興演唱的獨特風格。

  張帝的這一項絕活兒可以追溯到童年,那時他調皮搗蛋,又愛打抱不平,遇到吵不贏、打不過的對手,他就自編自唱展開疲勞轟炸,一首唱完再來一首,非把對方挖苦夠了才肯停……

  因此吳爺認為,一枝草、一點露,上天有好生之德,所以每個人都有天賦的謀生本領,學不來的,與其學別人,還不如好好想一想自己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那一天下午,我在心裡把她罵了無數遍──

  那一天,我原本想在中午出去吃飯時,順便到7-11繳電話費,然而經理臨時派祕書通知我,要我中午一起出席一個午餐會報。

  我把繳電話費的事委託祕書,她答應了,並且叫我把帳單和錢都裝進信封,擱在桌上的顯眼位置,她中午出去吃飯之前會來拿。

  午餐會報結束後,我回到座位,信封還原模原樣的擺在桌上,我一看就知道是動都沒動過。儘管電話費並不是非在今天中午去繳掉不可,但是我仍然很生氣。

  我趁著去茶水間時走過她的座位,想看看她會有什麼說辭。她看到我了,只是禮貌性的微微一笑,沒說什麼,顯然是忘得一乾二淨。氣得我想要搥她,好在是我的修養好,忍住了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Sep 15 Sat 2018 02:52
  • 吳爺

  服兵役的時候,營區裡有一位吳士官長。當時他其實已經退役,不再是軍職了,然而營區裡有許多積久成習的事兒還是要請教他,所以必須請他來開會備詢,會議結束之後就順便小酌一番,大家見面仍然稱他士官長。

  曾經,我們幾個哥兒們想跟他拉關係,打算改口不稱他士官長了。叫他吳老,他推說德不高、望不重,不配;叫他吳師傅,他推說沒磕過頭、沒奉過茶,不算;叫他吳大哥,他就斜眼看人了:「沒大沒小!你算老幾啊?」

  後來趁著酒興,他說:「想套近乎、就叫我一聲吳爺爺吧!想當年要不是我早早就進了軍隊,長官們約束得緊,我現在也能有你們這麼大的孫子嘍!」

  「叫他吳爺爺」這事兒,後來硬是被吳士官長的太太百般阻撓的卡住了。

  吳士官長的太太在營區裡的理髮部服務,雖然她絕對夠資格當我們的阿姨,但因為她看起來比吳士官長年輕得多,所以向來都要我們稱她王姐。他要是成了爺爺,她就要越級當奶奶了,若可忍、孰不可忍!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Sep 15 Sat 2018 02:49
  • 0907

  我去年在後陽台發現一塊毛巾,八成新,摺得整整齊齊,左上角還用奇異筆寫了0907。我家會幹這種事的只有我,但是我實在想不出我寫0907做什麼。

  好在一塊毛巾佔不了什麼空間,我將它繼續擺著,或許有一天會想起來0907是什麼意思。

  前些日子打掃後陽台,我又看到它了。這一次我第一眼就看出0907是怎麼回事。

  那是五年前,家裡多了一隻來寄宿的狗,名叫「蘿蔔」。因為牠會盤桓一些日子,所以我為牠準備了一塊專用的毛巾,還特別在右下角寫上記號。也因為蘿蔔的筆畫太多了,我嫌麻煩,就寫了一個音譯的洋文名字:Lobo

  蘿蔔打道回府之後,我覺得毛巾還可以有別的用途,一直沒丟。上一次,我是倒著看這一塊毛巾,於是認不出0907其實就是Lobo了。

文章標籤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