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學畫多年了,最得意的作品有兩幅,一幅是水墨畫、仿齊白石的「蝦圖」,一幅是油彩畫、仿莫內的「睡蓮」。

  蝦圖,繪畫老師給的讚許是「幾可亂真」;睡蓮,繪畫老師給的讚許是「栩栩如生」。至於我的街坊鄰居、親戚朋友、長官部屬,他們給我的讚許就五花八門、不可勝數了。

  於是我興沖沖的把這兩幅畫拿去裝裱,然後又去找老師。

我:你覺得我以後該學雕塑,還是書法、篆刻呢?

他:你不想繼續學畫了嗎?

我:繼續學畫當然不是不可以,只是我不知道要畫什麼了。

他:畫什麼都行啊,但你應該先學不要再理齊白石和莫內了。

我:不理他們?那我就不知道要怎麼畫了。這樣好嗎?

他:這樣才好啊,等到你再有得意的作品之後,就可以開班授徒了。

我:難道我現在還不能開班授徒?

他:當然不能!

我:這是為什麼?

他:已經有齊白石和莫內了,你模仿得再像也沒用,我們不需要你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丁琪 的頭像
丁琪

想不出來

丁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